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景海堂笑,似一池清水荡漾开来,顿时风光涟漪。

    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以为自己是霸道总裁么?这么专治,还你喜欢?你喜欢有个毛用,劳资才不买你的帐。

    在夏梨花腹诽中,两人已经绕过村头从村尾进了村子。

    村子里炊烟袅袅,几个小孩在村中嘻嘻。

    “唉,村长家女儿真是死的太惨了,真没想到现在的采花贼这么残忍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看好你小闺女,我看到好几家门上画了昙花的标记,不知道下次遭殃的是谁?”

    两位村民交谈着从夏梨花和景海堂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昙花标记?和那个后背上有昙花的美男子有关系么?

    “喂!你们是什么人?来我们村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刚刚走过去的两位村民又返回来,他们脸上带着警惕和质疑,村子出了命案,他们不得不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景海堂扭头看向夏梨花。

    夏梨花张张嘴,怎么也说不出刚才景海堂让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花花儿,花花儿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相……相公,花花儿在这呢。”夏梨花硬着头皮握住景海堂的手,“两位大哥,我是和我相公一起来这里探亲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长的一表人才竟然是个瞎子,小娘子你们是去哪家探亲?”瞎子是不可能做采花大盗的,村民很快放下戒心。

    “呦!这是谁小娘子,长的真俊啊。”

    两位村民回头,原本带着笑意的脸顿时变的了颜色,“快走,快走,村霸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名村民扯扯另一位村民的衣服提醒他,“这次村霸怎么起那么早,走,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两名村民看到村霸就像老鼠见了猫般吓的匆忙离开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村霸长的尖嘴猴腮,流里流气,一看就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“奴家是来村里寻亲的。”强龙斗不过地头蛇,夏梨花福福身子道。“呦!小娘子你的声音真好听,听得爷我心里啊,痒痒的。”

    村霸猥琐的伸手就要摸夏梨花的小脸。

    景海堂一把握住村霸的手腕。

    村霸吃痛,怒目圆睁,奋力挣扎几下却没挣脱开,“小白脸,你不是瞎子么?”

    景海堂看看村霸的手,然后嫌弃的甩开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杀死村长女儿的凶手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村霸突然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村民听闻,扛着家伙什从家里涌出。

    眼看村民越来越多,夏梨花晃晃景海堂的胳膊,“你别傻愣着啊,赶紧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看相公的。”景海堂双手抱胸站在那里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“景海堂警告你,你不是我相公,我也不是你妻子,等我帮你抓到宁采花背后的指示,我还是会回我的烈火山的。”

    大景国,这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国家,要什么没什么,她才不会在这里待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,这是你说的,别后悔。”景海堂将夏梨花推出,“你们知道她是谁吗?烈火山寨主夏梨花,你们村有被她扒过衣服的男人吗?”

    夏梨花?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夏梨花,我被她扒过衣服。”一青年站出来。

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