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四章:趁火打劫

    柳昌今日心情本就不好,一回府就见爱女哭哭啼啼的冲过来说被人欺负了。虽然明知柳如月娇蛮任性,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。平日里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了。今日却别人欺负了,那还得了?当下调集人马就将万福楼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,竟敢欺负本官的掌上明珠!”柳昌厉声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丞相好大的官威。”凤谦冷眼看着疾言厉色的柳昌,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暗芒。

    柳昌一眼便认出了凤谦,皱了皱眉。不过今时不同往日,御王府早已没落,而他却是一朝丞相,可谓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

    当下轻咳一声,正义凛然道:“世子此言差矣,柳昌虽为丞相,但一向兢兢业业,勤勤恳恳,生怕有负皇恩。但柳昌作为一个父亲,看到女儿被人如此欺辱,若不能严惩恶徒,何以为父?”

    “哦?”凤谦似乎完全没有看到柳昌眼底的嘲讽,认真的点了点头,道:“丞相果然是个好父亲,难怪柳小姐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凤谦顿了顿,意味深长的看了柳如月一眼,转口道:“丞相大人的家风实在让凤谦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众人联想到刚才的柳如月的所作所为,又听凤谦如此说话,想笑又不敢笑,憋得着实辛苦。

    火儿正趴在二楼包厢的窗户上,饶有兴致的看着楼下发生的事情。听到凤谦如此说话,不由咧开了嘴。

    不错不错,这什么世子倒是合她的胃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很欣赏凤谦?”

    凤炎手持茶杯,修长的手指婆娑着微凉的杯面,冰蓝色的眸子深邃如古井,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作为一只与凤炎相依为命十年的猫,火儿自认为对凤炎的了解无人能敌。当下抖了抖身子,小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似得。

    “没有?”

    没有,没有,绝对没有。那小子一看就是个笑里藏刀的老狐狸,她这么善良,这么可爱,怎么可能会欣赏他呢?

    “哼!”凤炎轻哼一声,冰蓝色的凤眸居高临下的扫过站在一楼大厅的凤谦。

    凤谦忽然觉得后背一凉,左右看了一眼,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便将之抛诸脑后了。

    柳如月被凤谦一番挤兑,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,反观柳昌却是面不改色。自己的女儿什么性子,他还能不知道?但他为官多年,这点儿城府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柳昌像是完全没有听出凤谦话里的嘲讽,反而顺着凤谦的话说道:“世子见笑了,如月年纪小,性子活泼,遇事难免急躁,若是有什么得罪世子之处,还望世子大人大量,莫要与她计较。”

    这是讽刺凤谦大题小做,心胸狭窄呢。

    再次趴在窗户上的火儿听到柳昌的话,不得不感慨一句:脸皮真厚。

    “得罪我倒没什么,毕竟就像柳小姐所说,御王府早已没落了。”凤谦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柳昌闻言心中“咯噔”一声,虽然事实如此,但有些事情却是不能放在明面上说的。御王府曾经的辉煌不容他人亵渎。若是真追究起来,恐怕就连他也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柳昌刚想说些什么,却听凤谦话音一转:“不过,柳小姐这强取豪夺的性子还是改一改的好,毕竟是青云城,若是惹上了不该惹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世子提醒。”柳昌咬着牙说道。虽然丢了面子,但见凤谦没有在御王府一事上纠缠,柳昌也松了口气。至于凤谦后面的话,他却没往心里去。这里虽然是青云城,但他却是一朝丞相,除了皇帝,又有谁是他丞相府不敢惹的?

    “爹,就是那只猫!就是它害我当众出丑,我要扒了它的皮,以泄心头只恨。”柳如月一抬头就看到了趴在窗户上看热闹的火儿,扯着柳昌的衣袖喊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只觉浑身一冷,周围的气压似乎低了几度,而首当其冲的柳如月更是惨叫一声,身子被一道掌风掀飞,狠狠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竟敢伤我女儿!”看着柳如月在自己面前受伤,柳昌怒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