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放开我,又吃我豆腐。”

    夏梨花甩开景海堂,嫌弃的拍拍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凌尘哥哥咱们一起走,不和那个变态王爷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夏梨花亲昵的挽住凌尘的胳膊。

    凌尘嘴角扬起难以察觉的笑意,“梨花不可以对王爷无礼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啦,王爷那么大度是不会生我这小女子的气的。”夏梨花巧笑嫣然。

    之前性格大变的夏梨花太过狠毒,现在的夏梨花才是小时候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,凌尘为夏梨花捏去她头上的一片海棠花花瓣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他真希望夏梨花能永远这样,可是身为寨主,她要对付太多人,天真无邪只会害了她。

    “来人,准备马匹和轿撵。”

    景海堂大手一挥,没多久护卫便把景海堂要的东西弄到了王府门前。

    好华丽的轿撵,夏梨花望着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的轿子暗叹。

    她跑过去,掀开轿帘,软垫铺在里边看上去很舒服的样子,那软垫的花纹都是金丝绣制,简直太尼玛奢侈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其实不用这样的,我做普通轿子就好啊。”夏梨花虚让,其实她早就迫不及待的想坐进去体验一把了。

    “谁说让你坐了。”景海堂捏起夏梨花肩上衣服把她拉到一旁,“

    “这是给凌尘的,你和本王一起骑马。”

    夏梨花气的咯吱咯吱咬牙,果然太阳不会打西边出来。

    凌尘弯腰进轿子,景海堂潇洒的上马居高临下向初夏伸手。

    夏梨花冷哼一声别过头,“本寨主用你扶?!”

    来到这里什么都没学会唯独骑马她练的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夏梨花拽住马鞍,轻点脚尖便稳稳坐在马背上,动作娴熟一点都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下边人忍不住一阵叫好。

    夏梨花谦虚笑笑,双手抱拳,“承让承让。”

    眸光流转,看到正掀着轿帘看她的凌尘。

    夏梨花脸上露出羞赧之色连忙收回目光,小脸通红暗想,凌尘哥哥一定也是喜欢我的。

    驾!

    景海堂双腿猛夹马腹,夏梨花身子不稳向景海堂后背摔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能不能慢点?”夏梨花揉揉酸涩的鼻子,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,如果不想再被撞,你可以搂着我的腰。”

    夏梨花瞅瞅道路两旁,那些妇女们想要杀了她的眼神,她想想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景海堂是大景国的第一美男,她搂他的腰,估计会被他脑残粉们的口水淹死的。

    夏梨花没搂景海堂的腰,路上人多,景海堂也不敢加快速度,可是出了城,景海堂就猛抽马匹,马儿吃痛的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夏梨花回头,眨眼的功夫就把凌尘的轿子甩到了后边。

    “景海堂我凌尘哥哥快看不到了,你别把他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景海堂抓住夏梨花的手放到腰上,夏梨花立马拿掉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去年在帝都有一位姑娘从马上摔下去,整张脸都被摔残了,啧啧,满脸是血,到现在连门都不敢出。”

    景海堂叹息摇头,夏梨花害怕的摸摸脸,连忙抱住景海堂的腰。

    景海堂低头看到夏梨花紧紧攥住他衣服的小手,嘴角勾起得逞的笑意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