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小米叫了一声揉着被撞的通红的鼻子,脸都皱成了一团,“我说你这人,站在人家身后怎么也不吭个声?”

    穆承德看着这个脸蛋有些肉的小丫头,语带歉意的道,“对不起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来者是客,您是?”

    顾秋慈看了眼小米,“他是穆承德,想来买幅画,要不你带他看看去?”

    小米一听是来买画的,自然笑脸相迎,“这样啊,那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穆承德皱了皱眉头,看着刚才还不太高兴的小丫头,怎么一听说他是来买画的,就这么高兴?

    “那我就再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顾秋慈微笑着点头,“请便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小米眉头一拧,“你叫谁小丫头呢,我都二十一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一?你大学没毕业?”按道理说,这个年纪不是该在上大学?

    “也不算没毕业,我的事情呢有点长,还是带你去看画吧。”

    穆承德点点头,“嗯,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买几幅画?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很想我多买几幅,莫非你们这工作室很缺钱?”不然也不至于要卖画才对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?我们摄影工作室的生意可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看上去好像很急着卖画似的?”

    “因为多卖一幅画,秋慈姐就能多捐些钱给养老院,和孤儿院还有哪些上不起学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穆承德没想到是因为这个,心中倒是有些佩服起这个女人来,“看来我今天要多买几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替大家谢谢你了。”小米笑的一脸阳光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就当我刚才撞了你的赔偿。”

    小米笑了笑,“呵呵,那照你这么说,我这也算是为孩子们出了份力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正说着,就见从后面走过来几个人,指着着画廊里的画说话满是难听。

    “瞧瞧,这画也好意思挂出来卖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仗着金家的名号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两个说的没错,要不是靠着金少,就这画摆地摊上都不值五块钱。”

    听见有人这么说,小米自然不高兴,“几位先生,要是来买画儿我们欢迎,没有看中的走人就是,何必出口伤人?”

    几个男人看了眼小米,一个光头的男人率先走到小米面前,“哟,小妹妹你是这里的人?”

    小米冷着笑脸退后了一步,“没错我是这里的员工,所以几位若是想买画我们敞开大门欢迎,可要是来捣乱的那我就叫保安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叫保安?你们敞开门做生意,我们一没抢二没夺,不过说了几句实话就要将我们赶出去?看来你们这个深远摄影工作室,还真是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们这样子,就是来找麻烦的。”小米看着这几个不怀好意的人,脸上有着怒色。

    光头男人色眯眯的上前,“小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哥哥们呢,哥哥们可都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男人的手要搭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